华为之父:揭开多面任正非

来源:微媒界
日期:2019/7/15 19:21:39

  “10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,对成功视而不见,也没有什么荣誉感、自豪感,而是危机感。也许是这样,才存活了10年。”说这话的,是世界五百强企业、全球通讯产业界龙头,华为创办人任正非。

  他是许多欧美厂商的梦魇。早在10年前,思科执行长钱伯斯(John Chambers)就称他是“令人尊敬的对手”。当昔日的网络通讯巨头:摩托罗拉、阿尔卡特朗讯、诺基亚西门子纷纷面临衰退危机时,他所带领的华为不断逆势上升,未来5年,年复合成长可望续冲10%。

  关于任正非,多数人深知他是一个具备强烈危机感、军事化管理自己的团队、低调异常的人。不过,任正非或许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:对危机坐立难安,遇到困难又不可救药地乐观;曾经得过严重的抑郁症;作为一个管理者,他其实很喜欢务虚,很多变,也没有耐心听别人把话说完;不过,他对员工又有宽容和温柔的一面……

  1、怕死 同时又异常乐观

  怕死,是对于环境随时充满危机感。出身贫寒、家中有七个兄弟姊妹的任正非,幼年时连一个白面馒头都吃不起。高中时文革爆发,眼睁睁目睹担任高中校长的父亲被绑在高台上拳打脚踢的批斗。

  他在《我的父亲母亲》一文中回忆:“爸爸怕我受牵连,影响前途,脱下一双皮鞋给我,要我回重庆继续念书,临走前对我说:‘记住知识就是力量,别人不学、你要学!’‘以后有能力要帮助弟弟妹妹’……。”这些经历,让他日后像狼一样,一方面,对成功怀抱巨大的饥饿感,一方面又对环境随时充满警戒。

  “自华为成立之日起,任正非就变成了一个怕死的人,华为就成为一个怕死的公司,‘活下来’成为华为最低,也是最高的战略目标,”任正非好友,《活下去,是最大的动力!》作者田涛说。

  不过,与此同时,“老任是一个极具冲突性格的人,他的危机意识常让自己坐立难安,但真正面临困境的时候却又无可救药的乐观”,田涛说,任正非总是在春天的时候喊冬天,当真正遭逢危机时,他又能看到黑暗中的曙光。

  2003年与思科的诉讼最后无疾而终。思科所提出的证据,没有一样能让美国法院起诉华为,反倒让华为一夕之间在全球声名大噪,所有人都知道,华为就是思科头号敌人,“这给我们省下了几十亿美元的宣传费,”任正非说。也是从那一年开始,华为大举进军海外市场,海外营收占比,一路从10%以下,跃升到超过 70%。

  2、曾经得过严重抑郁症

  1992年,华为营收突破人民币1亿元,任正非却毫无喜悦,他在该年的年终大会上只说了一句:“我们活下来了,”就泪流满面到无法继续。研发有如一个无止尽的黑洞,不断吸干赚来的钱,边疆区域与小企业带来的现金流,远远不够支付打入二、三级城市。

  根据田涛的讲述,任正非的抑郁症曾经到了很严重的程度。时间大概在2000年前后,与内外部的压力有很大的关系,那个时候,比如思科起诉华为、港湾事件,几乎是5、6个重大危机同时爆发。

  而任正非也曾经写信给患抑郁症员工。他在信中说:我想他们应去看一看北京景山公园的歌的海洋,看看丽江街上少数民族姑娘的对歌,也许会减轻他们的病情。我也曾是一个严重的忧郁症、焦虑症的患者,在医生的帮助下,加上自己的乐观,我的病完全治好了。

  3、务虚、多变、没有耐心听别人把话讲完

  外界都知道华为的执行力非常强,但不知道的是任正非会定期召集高级干部开“战略务虚会”。务虚就是务实的相反,只谈抽象的策略,不谈具体作法。“每天坐在云里雾里,喝着咖啡泡着茶,说一些不咸不淡的话。”

  田涛说:“但这些话,3年之后就会变成原子弹!” 这个做法同样是来自于任正非的危机意识。因为害怕失败,他得要不断思考,以及预测未来的发展,未雨绸缪,不能只专注眼前的琐事

  此外,田涛说,任正非太多变。他总是在左右调节,变来变去,而真正的管理需要系统性、标准化、稳定性。任正非深知自己的这一特点,因此,他便充分放权,让拥有不同管理能力的人处在合适的岗位上。而为了改革,他不惜砸下5年5千万美元费用,聘请50位IBM顾问长期驻点华为,全面导入IBM的管理制度。在那个年代,这笔钱足够让王石、潘石屹等房地产商在北京上海炒作20栋楼。

  作为管理者,任正非还有很大的一个缺点是没有耐心听别人把话说完,别人给他说了前半段话,他马上就会认为这是事实的全貌了,然后就这个事情噼里啪啦把别人批评一通,下面很多人就会觉得委屈。不过,田涛说,他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就是就事论事,不会因为一件事情一句话就否定一个人。更主要的是,他有个“藏污纳垢”理论:“每人身上都有与生俱来的病毒,当老板的不能要求员工每个都十全十美,一定要有包容万有胸怀。”

  4、温柔一面

  根据田涛的讲述,员工,是任正非最大的资产,华为的客户遍布150个国家,每一次的飞行,任正非一颗心都悬在空中……。

  飞机起飞12分钟后,开始剧烈颠簸,几乎是直线式的向下俯冲,崇山峻岭闪电般从窗外掠过,任正非全身肌肉在发紧,旁边坐着太太与女儿,空姐发出紧急通知………。

  几分钟后,飞机迫降在首都机场,停机坪上,10多辆警车、消防车灯光闪烁,如临大敌。“谢天谢地,总算又活过来了!”任正非自言自语道。此时他的神经依然紧绷,脸色腊黄。

  10多天后,同样的空中惊魂再重复了一次。从开罗飞往多哈,飞机忽上忽下,恐怖地来回颠簸。惊恐的任正非在飞机迫降后原本打算取消航班,但一位同行者说:“生命很脆弱,只求活在当下,活好每一天。”于是,两小时后,任正非换乘另外一家航空,继续多哈之旅。

  华为在全世界10多万名员工,每天飞在天空上者不知多少,包含任正非在内所有高级主管一年的飞行次数至少1百次以上,任正非要求所有高级主管24四小时开手机,全世界任何角落只要有一架飞机出事,一定要通知他上面有无华为员工,若有,一定动员高层处理。

  “好消息我不想听,坏消息我一定要知道,尤其是关系到员工生命安全的大事,这些可都是为了公司在奋斗的奋斗者啊!”他曾含着眼泪对华为的高级主管这样说。


作者:
Copyright ©2014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